PingZen

着了魔的欲望不是爱。

这样的甜蜜让我开始/相信命运

听着李老师唱生日歌,觉得他和我想象出的那个零点团进被子里打电话给在成都街头吹风的小男友说生日快乐的人,别无二致。
OPPO转发的广告词是:一句“生日快乐”隔了多久。
我想没隔多久,永远不久。

夜会

00
 
马嘉祺看了眼腕表,头一次有了想投诉的冲动。
下午五点的机票,现在是晚上九点,这样的延迟在他漫长的飞来飞去的生活中已是习以为常,碰上了也只能叹叹气干等,但今天的心情却截然不同。
很急。
  
  
急着去赴约。
 
 
01
 
包间里空荡荡。
一桌四壁,显得独自剩下的李天泽最最显眼。
他在看手机,听见声响抬起头,笑了笑, “来啦。”
马嘉祺应声,摸了摸鼻子,拉开他旁边的椅子坐下,“其他人呢?”
“都回家了。”李天泽倒了温水,递给他。
“那你怎么不回家?”马嘉祺摩挲着杯身上的纹路,堵了口气。
李天泽不在意地摊手,“等着见你一面呗, 反正现在时间多得没处耗。”
理所当然的语气,平静陈述着回不去的过去。

  
马嘉祺一时语塞。
有人功成名就,亦有人回归平平淡淡才是真,没有对错,无关能否,只是选择。
他站在分岔口时没有犹豫,认了方向自然也不能后悔,毕竟前路长,后路已是过场。
哪怕今日见到李天泽,诺大空间只有他们两个人,也是这个道理。
于是白水干杯,不自醉。
  
 
02
 
马嘉祺猛地睁开眼。
 
 
梦回清醒,还在飞机上,困倦时分的顶灯被调到很暗,衬了气氛昏昏沉沉。
舷窗是拉下来的,挡住外头的深邃天色。
他缓慢地移动目光,看周遭这一切,末了,后怕地攥紧了拳。
 

他是要赶回去聚餐。十年前就说好的。
日期定在每年夏季的一天,不管谁,在哪儿,都得飞回重庆聚这一场。
刚开始确实都如约而至,可再之后,留下来的人终归会变得更忙,聚会也难以实际完成。
前年正值暑期档宣传,估计天南地北飞重庆的红眼航班都被他们中的那几个占了七七八八,凌晨才总算到齐,有的还得再赶飞别地,于是一行人愣是在一家路边的便利店,以一人一杯面的凑合方式聊了一刻钟,才散。
去年忙得更甚,连好不容易的程度都做不到,聚会迫不得已取消。而今年,因为丁程鑫和马嘉祺都有戏在组,已经推迟了快五个月,本来都以为还是不会如约,却在李天泽的坚持下,硬生生攒回了一顿必须全员到齐的局。
因为李天泽说,要发喜帖。
是在正午,难得有些日光的时候,马嘉祺把大衣领子竖起来挡住脸,点开群里的语音。
李天泽一口京片子分外有辨识度。
“礼就别送了,太客气,到时候人不能来也没关系,但一定要亲自收喜帖,沾到我的喜气。”
马嘉祺呼出一口化成白雾消散的气,计算着年份,李天泽结婚是真的早,本来就年纪小,还成了十一个人 里最早成家的了。
听说婚礼在一月,新年伊始,也对,象征着人生新起点。
 
 
只是如此大喜的场面,别让他独自面对。
千万思虑不及梦里甚,可舍牵弃挂总没那么干脆。
 
 
03
  
马嘉祺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是因梦并未成真。
是这么回事,餐厅是张真源的朋友开的,整个二楼都包给了他们,待到多晚都没关系。
所以所有人都推迟行程等着马嘉祺来,为了李天泽一句话说的聚齐。
 
 
马嘉祺刚下了车,还没戴上口罩,就被人一把搂住脖子揽过去,毛线帽都要挤掉。
“就差你一个了,上去要自罚三杯。”丁程鑫还是大哥大的样子恐吓他,身边一群小的在起哄,宋文嘉二话没说脱了外套扔出去,敖子逸一把接住就是一阵儿甩。
过几年就三十的人了,闹起来还是像穿着校服要去打群架的少年那样顽性。
马嘉祺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下意识地越过围在身边讨伐他迟到的人墙,向李天泽丢出个求助的眼神。幸好被接收。
李天泽挑着眉,朗声道:“哎是我要结婚啊,都围着他弄得他是主角似的,他那得意样儿。”
贺峻霖最先反应过来,喊着“对头对头”就拥上李天泽,把一群人带着折回餐厅。
像来迎他时一样肩并肩,走得浩浩荡荡。
马嘉祺忍不住笑了笑,快步跟上去。
 
 
自然是要喝酒了,马嘉祺爽快的自罚算是开了场,红的白的啤的也都码上,火锅滚了汤。
就连陈泗旭都象征性地抿了小半杯红酒,才另要了杯子来调蘸料。团团升腾的热气模糊了脸庞,却清晰了对话。
被忙碌压缩封底的历经琐事,午夜还挂了口罩偷摸着去寻的美食,踏入未涉行业的新奇观感——和唯一能作共同话题的匆匆过去。
且不算四散南北的学习日,同行不过就那么一年。
但一年的时光能拉得很长很长,长到烈酒灌喉也要捧出最真最彻底的笑容去一点点反复品尝。
就像那部电影中的女主角评价肖邦和情人的一段相守,“已经是很幸运了。”
还好火锅从来不是伤感产物,回忆的情绪也能被烘托成热烈。
又是举杯喝。
 
 
陈玺达涮了毛肚,突然想到还没看过李天泽那口子的照片,几个人递了递眼色,派出宋亚轩开口:“天泽,我们要看你媳妇儿。”
山东汉子够直接,李天泽喝了口汤,索性把手机交了出去。
人迅速堆成了一堆。
大男人也真的很八卦。
照片上,女孩子头发长长,笑起来挺甜,还有小虎牙,一看就是李天泽会喜欢的类型。
马嘉祺没凑上去,站在后头勉强看清,晃了晃玻璃杯中的红酒,抿了一口,让舌头有理由探着味在口中搅了搅,抵上牙齿。
早就习以为常,所以察觉不出一丝空落。
他的虎牙拔掉很久了。
 
 
04
 
婚礼那天他去了,哪怕又是紧赶慢赶的十分钟party time,满场子转悠,跟着拍照片。
他,和很多很多将会看到这些照片的人一样,感觉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又感觉怎么会就到了这一天。
艺人都擅于从石缝里挤时间,马嘉祺当然也一样,十分钟里他还分出了三分钟上台唱歌,唱的是当你。
这首歌他唱过那么几遍,从少时稚嫩张扬,到如今红透半边天。
但声音从来都是很清很亮。
他说,要幸福哦。
然后无奈地耸耸肩,我先飞走。
 
 
05
 
“你认识我吗?进家族之前。”
“刚听说名字的时候,去看过美少年学社的当你。”
“哦,然后?”
“想听现场。”
 
 
———————————FIN———————————
 
 
和真人没有半毛钱关系,我还在等李演员。
大概是最后一次写七折的现实向了。
小马出道快乐。

新的名字,新的认证,新的征程。
有一种“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的感觉,眼泪真的不值钱。

小逸呀,终于把他的三个哥哥都送出道啦。

最好

01
 
李易峰收到掐着零点发来的短信,同时回拨了电话。
另一头接起的声音有些哑。
他的心抽着疼了一下,也不知道那人是彩排了太多遍嗓子疲劳,还是偷吃火锅放了太多辣,反正就是个不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傻小孩儿。
压下这点操碎了心的小情绪,他开口调侃:“怎么这么积极地立flag?”
杨洋则是低低地笑,“表决心嘛。”
 
 
手心里蒙了高气温惹的汗,黏糊糊的,可打出那条信息时却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很是坚决。
要表达什么,这几年走过来,他更加明白。
过了许久,听到李易峰慢悠悠地,应该是把脸埋进了枕头,瓮瓮的南方语调,“晓得了。”
一句话盈满心脏。
 
 
杨洋乐了,搓搓脸,把手印在身旁的台阶上,“你猜我现在在哪里?”
“不猜。”李易峰就喜欢和他反着来。
索性直接告诉他,“我偷偷来了三圣街。”
李易峰失笑,“去那里干嘛?”
“看看有没有可能偶遇到小小贺同学。”
“哦,那你遇到了吗?”
“没有呢,可能太晚了,他已经睡了吧。”
“你还真能想。”
 
 
一个明显愉悦,一个配合了一会儿就罢演。
 
 
“这算什么,我还想着如果早知有今日,我一定要在幼儿园就认识你,然后给你递情书。”杨洋的语气颇为志在必得。
李易峰想了想,自己正在学前班威风凛凛的时候,突然被一个路都还走不稳的小矮子表白,还真是奇怪又好笑。
“神经病。”笑着骂回去。
 
 
就以这远不相及的玩笑开头,聊了几句学校的翻新,李易峰回忆着从前的布局,太久远,杨洋一处处找着看,挺满足。
绕完一圈,回到台阶上坐下。
 
 
杨洋喝了口水,想起第二天的蓄谋,后知后觉地紧张,咬瓶口模糊了声音,“你没听歌吧?”
“你不让我听的那首我就没听。”话题转得突兀,李易峰慢了半拍,还是顺应回答。
“嗯,那你明天......记得听。”
——发新歌前一天,杨洋急吼吼打电话来,又支支吾吾半天才明说让他先别听「最好」,“我想你第一次听,是听我生日会的版本。”
藏不住的尾巴一摇一摇的。
不知道原因,但大概猜得到他一定又是在琢磨着某个惊喜,就像去年闷声就定了成都的会场。
不管是什么吧,因为他准备着,所以他期待着。
 
 
“好。”
 
   
杨洋的本意还是想让李易峰早睡,聊了几句就准备收线。
有点舍不得,想多听听他的声音,但知晓他那边剧组行程也累得很,就只能心一横。
手机快离开耳朵一层热空气的距离,突然被喊住。
“有急事?”眉已经不自觉皱得紧巴巴。
“是挺急的。”李易峰顿了顿,“生日快乐啊杨老师。”
生日快乐。
每年有太多人对他说这句话,他是感激的,而不同人说出口,意义又不同。
第一声便是听李易峰说。
眉舒展了,甚至扬起来。
 
 
李易峰不用亲眼看也能把他这样子构造得真真切切。
真长大了。
我的少年。
  
 
02
 
杨洋把手揣进口袋,打算漫无目的地走一走。
 
 
这是李易峰出生、长大的城市,仿佛四处都有他生活过的气息,一步一隅一呼吸,都像贴近。
放学后也不会买门口摊贩的小吃,那说不定是咬着早上从家里带出来的苹果,或者叼着买练习簿时随手抓的一支棒棒糖。
被女生拦住递情书,表面上不耐烦又不失礼貌,心里却得意地嘀咕我就是那么有魅力。
路上经过卖鲜花的阿婆会用家乡话问好,有时给妈妈带一束康乃馨,哄得她高兴。
和他的学生时代完全不同,所以想象万千,顶顶有趣。
 
 
路过了公交车站。
末班车早就汇入各自的终点,站牌仍旧亮堂堂,猝不及防地把夜有所梦的脸庞送到他面前。
酒窝浅浅的,配上的广告词是,“怎么笑都好看”。
十足切题。
深夜的街道已没有人,杨洋除了帽子也没作多的遮挡,装作不经意路过,然后轻轻地,挨上了站牌。
帽檐下的双眼被灯箱映出璨光。
刚好贴在了心口的位置。
像是听得见心跳。
 
 
兜里的手机震了震。
是微信。
发件人显然没完美理解他的苦心,愣还在周公门外。
可内容实在让他恼不起来。
是大段大段的润嗓偏方。
 
 
杨洋抿唇,点进相机界面,用并不娴熟的技巧拍下和站牌的合影,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
 
 
良药苦口利于病,偏偏最治愈是心上人。
  
 
03
 
李易峰把手机塞到枕头下,磨蹭了许久又拿出来。
打开了短信信箱。
私人的号码很少有需要用到短信的交流,这信箱一般只有爸妈和中国移动会负责填满。
而杨洋上一次发短信来,也还是一五年。
那时,舆论场的情况一团乱。
李易峰捱到红透半边天,算站稳了自保的脚跟,可杨洋尚未翻身,脏水有多少他就得受多少,这是于众。
同甘共苦几个月的感情该如何定义,麻烦透顶,这是于私。
但当李易峰的那段采访从下午档的娱乐节目发布,杨洋紧接着发来这条短信,好像是一切都有了来得莫名其妙却就是敢于确定的勇气。
 
 
“再等等我。”
 
 
拼尽全力的奔跑,是为了让自己足够强大与心安,是为了不辜负陪伴自己坚持下去的力量,是为了一点点攻破质疑和不理解。
是为了成为,足以同优秀的意中人并肩的模样。
满心攒着的一股劲儿,就想毫无保留地豁出去。
 
 
都三年了。
 
 
到今年,终于有了新短信。
变了,也没变。
 
 
“不用等我,我追得上。”
 
 
李易峰把头蒙进被子里,闷闷的笑声却关不住。
 
 
04
 
最好没有人会明白我说什么。
只有你听懂我想什么。
 
 
———————————END———————————
 
 
友情提示一下,短信和微信不一样哦。
这么短的一篇愣是被我从九九拖到中秋又拖到国庆,结果还是迟了两天......QAQ
祝大家假期愉快啦,我去吃红烧肉了!

【知乎体】另一半对你说过什么甜掉牙的话?

今天想吃艾窝窝  实习制作人/甜食爱好者
  
  
10.02更新:
  
混了那么多年的小透明突然破千赞还有点不知所措///评论里有很多旁友求相识经过,他今天出差不在家,一个人睡不着爬上来讲故事啦。
其实也不知道该讲什么......[doge]
  
就,我大学是学音乐的,新年晚会上有钢琴表演,结果和我四手联弹的女生抢到了她爱豆的演唱会门票,她就要去演唱会了......
  
我:弱小可怜又无助.jpg
  
但幸好,她在租炮搬灯牌的极窄空隙里还残存了一丝理智,说会找人来替她。
按照剧情套路来——
嗯我认识他了。
他是那个女生的表哥,也是我们的学长,比我们大两届,已经毕业了,自己有工作室。
很温柔。
最初印象,直到现在也是这样觉得。
总是笑着的,说话轻轻的,又很会照顾人,给一起准备晚会的人送下午茶,一天没少过。
他每天匀出休息时间来跟我排练,那会儿也只是单纯地排练哈,他给了我很多专业的建议,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交流。最后演出很成功,保守估计他霸占了台下姑娘们的手机屏保得小半年吧(笑)。我看过学校论坛上po的照片,他的白衬衫融在暖色的灯光里,真挺好看的,我完全沾光。
  
重点其实是在晚会结束的庆功宴。吃的是重庆火锅,定地方的主持人说是为了燥气氛。不知道谁点了冰粉,那家店是北京难得能把这个做正宗的,味道不错加上图一新鲜,我就很喜欢吃,随口给坐在我旁边的他安利了一句。
Then!
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当时的画面,大圆桌上,一共吃了三个小时的饭,冰粉有两个小时五十分钟都稳稳当当停留在我面前,剩下的十分钟是他在转托盘。
   
我:感天动地.jpg
 
刚刚发微信问他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就看上我了,他还没回。
   
那我也不是不懂知恩图报还眼瞎的人啊,冲他二话没说来帮忙,冲这冰粉,我私下里肯定是要再表示感谢的。
既然说是私下里了......后来都是顺理成章。
    
如果说过程中比较奇妙的事,那大概就是,我手机里的一段录音,是我大一练琴偶然听到的隔壁弹的Secret,我觉得好听,就隔墙录下来了,直到某天发现,他毕业前用的琴房和我的相邻。
   
真的像是注定。
   
哦,他回复我了:
“明明是从最早最早的第一眼。”
    
   
————————————————————————
   
   
以下是原答案:
  
我很喜欢吃甜食,结果不小心长蛀牙了,他带我去医院拔牙,停好车以后突然转过来看着我,皱着眉,特别认真地说:“是不是因为我太甜了?”
   
二十五岁男人的自我审视,真•甜掉牙。
   
   
————————————————————————
   
   
评论:
  
嘀哩哩哩哩哩李:好想知道牵红线的表妹追的哪位爱豆,说不定是同圈小姐妹,噗。
   
东海是我家:前一个节目表演的大哥闻讯赶来围观。
  
查理爸:哇哦。
   
真谛的源泉:那位主持人也真是功不可没呢(自豪。
   
锅包肉配豆汁儿:冰粉让人收获爱情!
  
匿名用户:两周年快乐,我想吃凉糕。
   
我们去大草原的湖边:看得我!突!然!牙!疼!
  
救救章鱼烧吧:狗粮协会收钻石VIP吗?
  
  
———————————END———————————
  
  
迟到的假期快乐~

程以清的身边会筑起高耸坚实的保护墙,而达西会很淡很淡地笑一笑,放心送他走,转身便离开。
   
感谢相遇,遗憾未逢,梦到从今往后。

禾火日

一个中秋小段子。
 
 
————————————————————
 
 
1.
深度发觉作为圈内数一数二的娱乐公司,自然是十分具有娱乐精神的。
比如,中秋晚会决定搞角色扮演。
小伍总群发的邮件言辞振奋,要求所有员工都要认真准备,到时候还会进行评比,第一名可以拿到公司外墙的LED广告位一周。
陶桃顿了顿,看着桌上宋玄的新专辑,咬牙删除了打到一半的假条。
 
 
2.
周一早晨的例会。
陶桃将卷发别到耳后,正对面的位子空落落的,让她有一瞬失神。
简亓陪程以清在外地拍戏,没赶回来。
也好,省了她争执的力气。
小伍总听完年末工作计划,放下了手中转动的签字笔,笑着开始闲谈:  “不如我们聊一下中秋晚会的选角?”
可别了吧,陶桃心里想着,极其不情愿。
尤其当她高票当选嫦娥时,差点儿没被咖啡呛了气。
“我就不必......”
“哦刚刚谈好了广告位奖励延长到三周。”
咳,这次是真呛到了。
行,她认栽。
“那后羿呢,谁来?”
坐在主位的伍总打了个呵欠,眯起眼,“简亓?”
陶桃闻言,红唇微抿,就快要露出职业假笑,眼睛扫了一圈,停在弟弟身上。
陶醉赶紧放下乐谱:“我来,我来。”
一边把毛茸茸的兔耳朵给宋玄带上。
 
 
3.
散了会,伍贺一钻进办公室里就立马连线简亓,语气夸张,“老伍可都亲自上场送姻缘了,差点儿没被桃姐瞪个几百眼,结果还是告吹。”
简亓笑说无妨,不急不缓,“我另有心仪的角色了。”
 
 
4.
月圆之夜。
陶桃第十七次拒绝了宋玄自拍的邀请,指尖缠上发钗垂下的流苏,思考着提前离开的理由。
有急事?太空泛。
不舒服?桃姐从不示弱。
总不能说是要按剧情吃了仙丹飞走吧。
苦恼得很。
简亓也还没有来。
两位王牌经纪人总得留一个控场,他的迟到直接导致了她无法顺利偷溜。
于是内心读起秒数,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他最好赶紧出现。
突然被人拍了拍肩。
是陶醉。
“姐,你看他。”
她看过去。
门口一圈人早围得热闹,最中间的男人姗姗来迟,高挑醒目。
一身利落的铠甲, 少了清冷,眉中间还有个红点啊不对......不知道画的什么符印。
达夏歪歪头,“简哥这是cos的谁啊?”
“杨戬。”简亓淡淡地笑了笑。
人群顿时安静,各自交换疑惑的目光。
没明白。
“可是二郎神和中秋节有什么关系啊?”还是宋玄没忍住问。
简亓的目光越过人墙,落在不远处的景致。
“我不需要和中秋节有关系,和嫦娥有关系就够了。”
 
 
5.
简元今年尝到的第一口月饼是CHANEL 63味儿的。
味道很不错。
 
 
——————————END——————————

*论宣传期的男艺人之间都是如何掰头的2.0

*论宣传期的男艺人之间都是如何掰头的1.0
    
  
一切都是熟悉的场景。
想搞这个假同台想了整整一周,今天才赶工出来,不是懒,只是为了迎合庆祝成都之行。
当然最重要的是:
【✨杨老师生日快乐✨】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